欧陆

业务范围

明代采花大盗作案10年,受害者都主动配合,他究竟有何神通?

发布日期:2024-06-15 16:00    点击次数:110

在陆粲的著作《人妖公案》里记录了一件明朝奇案:

一名男子为了采花苦学奇术,十年间祸害了182位良家女子,且无一失手,更令人奇怪的是,这些受害女子不但不声张,竟然还配合此人作案。

那么到底是此人真的有通天本领,还是其中另有隐情呢?

其实在人们印象中的采花大盗,应该是像楚留香那般翩若惊鸿,风流倜傥般的人物,然而楚留香与一般的采花大盗不同的地方在于,他在女子眼中是个翩翩佳公子,众多女子在他眼中扮演的是红颜知己的身份。

但是明朝时期这个采花大盗却不一样,他为了采花,几乎无所不能。

这个采花大盗原本姓李,他父母早逝,一直跟随着叔父生活,是李家湾文水东都李大刚的侄儿。

他自小因为无人管教,所以从小就是非常放荡的性子,后来他的叔父也对他忍无可忍之后,直接把他卖给了一个叫桑茂的人。

此后他就改姓桑,取名桑冲。

等到桑冲年纪稍长些,就更加不服管教了,他整天不学无术,只会跟着一些市井无赖常年混迹,吃喝嫖赌样样精通。

要说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为一名“职业”采花大盗的,还要从一次跟嫖友交流心得说起。

成化元年,桑冲与嫖友们在聊天的时候,偶然间得知了一个叫做谷才的人,据说谷才有通天本领,在游走的18年间,暗行奸宿,从未失败。

桑冲听得很是心动,心里默默开始对谷才的行为有了向往之心,于是直接收拾包裹,去了嫖友们口中的山阴县寻找谷才。

经过几天的寻访,他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此人,并且拜他为师。

谷才不愧是个中高手,他的思路清奇,并不是上来就强迫女子行不轨之事,而是从另一个角度去突破。

谷才首先把桑冲脸上的胡子、鬓须,甚至连汗毛都绞干净,而后将他的眉毛修成女子的样式,再将头发分成三绺,带上妇人的假髻。

因为桑冲本身就身形不高,身材消瘦,脸形生的也偏柔美,这么一扮相,还真叫人看不出来是男扮女装。

当然,光是外形像女子还不够,谷才要将他训练得从内到外完全是女子形态,这样才能确保万无一失。

此后谷才也没有藏私,更是将自己的绝学倾囊相授。

首先就是体态,谷才对桑冲的各种仪态从内到外进行了非常严格的训练,而后又教授给他如何将自己的嗓音变得尖细。

外形条件基本达到了以后,内在的本事也要学,谷才不仅教给桑冲各式的女红,比如剪花样、绣荷包、缝制衣物等等,还教给他烹饪、管账等等。

这些外形条件达到以后,接下来要学的就是重中之重,那就是如何混进闺房,从而对良家妇女挑逗哄骗,得手后如何威胁不败露事迹等等。

另外他还跟着谷才学会了如何调制迷药,以防有性烈的女子不服从而使用的,桑冲跟着谷才足足学了两年,两年后桑冲拜别师父,学成还乡了。

此时的桑冲一身“绝技”,心中激动不已,回去的途中就跃跃欲试,期盼着能够“一展宏图”,在这期间他偶然遇上一良家女子,初试成功以后,这让他暗自欣喜。

学成归来的桑冲在嫖友面前一下子抬头挺胸起来,应嫖友们的要求,他收了7名再传弟子,教给他们一部分绝学,并且约定好以后大家各自行乐,如果谁事发了,不要将他这个师父交代出来。

成化三年,桑冲精心装扮成女子的模样出发了,此后他十年的“职业采花”生涯就此开始了。

他从山西大同出发,一路历经太原、保定、顺德、河间、济南等地,足足跨越了三大行省,共计45个府县,78处乡镇。

一路上,他专门打听那些闺名在外的良家女子,打听到以后,他就开始了专业手法的行骗。

首先他会谎称自己是家住在某地的妇人,因为丈夫死得早,家中的婆婆对她时常打骂,于是不堪忍受的“她”就只能跑出了家门。

自己没什么本事,只能做些女红活为生,往往人们听到他如此凄惨的身世都会十分可怜他,于是就会留用他在家中做女工。

骗得主人家信任以后,他会先在附近找个地方住下,过几天后就会央求主人收留他,一般这时候主人家看到他的手工活确实很出色,都会答应他这并不算过分的要求。

我们都知道,古代的男女教防极严,女性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所以很多富裕的人家都会为女儿请一些女工传授家政技艺。

桑冲就是利用这个空档屡屡成功。

很多人家请来的女工与小姐们日夜相伴,感情极好,因为她们除了能教授小姐们技艺,还能给她们解闷,所以关系都非同一般。

桑冲在跟小姐们混熟以后,会用最快的速度求得跟小姐同睡一屋的机会,而后就会用言语挑逗小姐的情绪,再模仿交欢,从而趁机得手。

当然,肯定也有很多小姐性子泼辣,对此气愤斥责,这时候他也不气馁,等到夜深的时候,他就会撒上一把自制的迷药,等到小姐不省人事的时候趁机实施恶行。

那时候女子对于自己的贞洁看得极重,尤其是富人家的女儿,若是声张了,丢的不仅是自己的脸面,还有家族的颜面。

别说她们自己不敢声张,哪怕是家人知道了也会死死地瞒下来,遇到不爱惜女儿的人家甚至还会让她悬梁自尽。

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闺阁小姐们为了保住名节,都只能被迫咽下这口恶气。

当然,桑冲有时候也会选择一些已为人妇的女子,有些女子因为不得丈夫宠爱,深闺寂寞,对于桑冲所为反而乐此不疲,更加不会告发。

基于这些原因,桑冲在作案的十年间人财两得,从未有过失手。

那么说到这里就会有很多人问,既然他从未失手,那么他的事是怎么流传出来的呢?

所谓人有失手,马有失蹄,俗话说得好,“人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”,桑冲当了十年的采花大盗,他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也有被采的一天。

成化十三年,桑冲又盯上了一个员外家中的女儿,如果没有意外,这将是他第183次采花。

这一天傍晚,桑冲扮作人妇,敲开了高员外家的门,他声称自己是一个赵姓人家的小老婆,因为不堪夫家打骂才惶恐逃出,如今自己无处可去,恳请员外收留自己一晚。

这位高员外是个十分心善的人,他见眼前的妇人婀娜多姿,楚楚可怜,于是毫不怀疑地答应让他进入家中借宿。

原本桑冲是冲着高员外家出色的女儿来的,谁知道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,高员外家的女婿赵文举见他长相俊丽,竟然生出歹念。

这天夜里趁众人熟睡的时候,赵文举就悄悄摸进了桑冲的房间,原来白天的时候他就觊觎桑冲的“美貌”许久了。

他急不可耐地将桑冲压在身下,桑冲大惊失色,急忙将他推开,但是体型瘦弱的他哪里是赵文举的对手。

这一下不但没把人推开,反而让对方扣住手脚,被解开了衣裙。然而当衣裙解开以后,赵文举懵了。这一下,桑冲男扮女装的行为彻底败露。

随后,恼羞成怒的赵文举反咬一口,哄骗高家人“此人心怀不轨”,于是众人将桑冲扭送到了官府,在官府的审理之下,桑冲这10年间的行为终于大白于天下。

经过审讯,桑冲招供了师承谷才之事,并且将哄骗成功的女子都一一列出,还供出了当初他教授技艺的那7名再传弟子。

也是幸亏他师父谷才死得早,否则师父加徒弟务必要被一锅端。

随后那些妇女原本也会因为“淫乱罪”被处刑,但是官府念她们都是被哄骗行事,并非出于本心,并且因为人数实在太多了,如果真的大肆去抓人,实在有伤风化。

于是碍于这些原因,受害人并没有被定罪,最终官府决定:因为桑冲所犯之罪十分严重,直接将他押送到京城。

原本桑冲只是被判处死刑,但是明宪宗知道此事后,认为此人行迹恶劣,死有余辜,于是下旨将他凌迟处死了。

因为桑冲的所为影响甚广,此后朝廷又派人剿灭了流窜在各地的流氓大盗,并且悉数记录在当时的官报上。

督察官员收到皇帝的旨意,桑冲被处以凌迟极刑,根据记载,他足足被割了1000多刀才死去,而桑冲也是历史上唯一一位被皇帝亲自下旨处死的采花贼。

纵观古今,因为女性在力量方面与男性差距太过悬殊,这种天生的体力差距致使女性一直处于弱势地位。

古往今来,女性受害者都不计其数,古代由于 女子地位低下且注重名节,很多人失去贞洁以后根本不敢声张,有性子烈的小姐就干脆一死了之。

就是这样的封建大环境之下,竟然让桑冲作恶十年都没被发觉,如此淫贼,实在可恶。

好在最后桑冲也有失手的时候,最终作恶多端的桑冲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,只是可怜当初那些女子,不知有多少人因为失去贞洁而自尽,桑冲所为,实在令人愤怒。